重霄

(是chong,第二声)
其实我这个人没什么梦想🙃

【希澍】突然纯情

(o゜▽゜)o为嗑邪教,我决定自割腿肉 。


    “白公子,”陈泽希手心紧贴白澍的后背,把他推向自己,“你就不想给你的爸爸我一个爱的亲亲吗?”

    白澍见怪不怪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毕竟陈泽希这种张口就来的调戏,早就习惯了,还有,调情的时候为啥还要执着爸爸的称呼。

    虽然仗着身高俯视施压并且全身散发出一种“要不要来一炮呀朋友”的陈泽希和他放在自己后背散发着热量的手的确很难忽视,但是

    “不给。”

    白公子手臂搭上面前猴儿的肩,看着眼前人为了撒娇预备的湿漉漉的特意睁大的眼睛。上翘的眼角很是撩人,眼眸的琥珀色像酒,波光流转,一对上就无法拒绝。白澍心里自嘲自己是如何从这么小的眼睛里看出朵花儿来的。

    “没有亲亲。”

    陈泽希听了想着今天老白怎么这么傲娇呢干脆我主动索吻好了,但白澍先靠近他,拿鼻子蹭了蹭他的脸颊。

    痒痒的,有点冰凉,是细腻皮肤的触感。

    泽希弯了眼,白澍这像小动物一样的示好真是可爱。估计是戏瘾上头,白澍离了远点,敛着眼,鸦翅一样的睫扑闪着,突然就抬眼看了泽希,小鹿一样的眼睛。

    陈泽希的心脏就这么承受了一次重击。

    他张开口刚要说话,白澍再次凑上来,伸舌头舔了一下他的唇。

    温热的潮湿的舌头就这么快速的舔了一下,不知道是秋天的风还是谁的呼吸,吹过去有一丝凉意。陈泽希跟被吸走了魂魄一样,大脑空白,盯着白澍脸上的一颗小痣出神。脑子里回放着方才的触感和温度,还有伸出舌头时搅动口腔的声音不知不觉就红了耳朵。

    小痣的主人桀然一笑,好像这事儿不是他干的一样,不忘调笑:“你心跳好快啊。”


    

    也幸亏是跟自己在同一频率,要不露馅的就是自己了。

草稿流结构次屎,but
赞美毛衣!赞美太太!赞美仓鼠球!
看了太太的段子我根本就控记不住我记几啊啊啊啊啊啊啊(ฅฅ*)♡摸了个刘邦
一直吃太太的邦信粮一本满足阿!谢谢太太投喂! 表白太太!!@秦弈

除了吸包什么都不会做了
仿佛是个废人( ´•̥̥̥ω•̥̥̥` )
这张金发包简直
NO MORE ME!!!

今天漫展看到一只小虫
敲!可!爱!
在下全程痴汉笑盯着小虫 (≧▽≦) 也是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