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巴

你是我这条咸鱼的梦想

你就是一个为我量身定制的罗网
严丝合缝
衬了我所有的欢喜

You're such a snare that tailored for me
A dovetail
Meet all my joy

我磕!我好快落!快落到草莓忘记画籽惹

傻瓜爱情

卜洋/洋卜无差

可以当骨科看也可以当竹马竹马看

梗:“我第一次见我的凡弟弟的时候他才一米六五的小孩,现在都两米了”


    卜凡抬起头来看木子洋的时候,其实看不大清楚,眩晕加上黏糊糊的汗水糊尘土让视力有些模糊。但无所谓的,木子洋现在是什么表情他实在是一清二楚,看在当了这么多年弟弟的份上。

    “洋哥……”

    卜凡无端生出了这是生命中最后一次呼唤的念头。有点被自己逗笑,但他只干咳几声,毕竟这个场合并不适合发出无缘无故的笑声来,不够悲壮。

    木子洋一只手插在兜里,以身体的左边为重心懒洋洋地站着。他居高临下地来回扫视靠在电线杆子上坐着的弟弟和其他被放倒的热血青年,一双凶光四溢,眼角上挑的眼睛眯了眯。看起来真的很凶,但是木子洋真只是有点迷茫。不知道是在迷茫小凡弟弟为什么将近两米的体格会这么弱还是小凡弟弟为什么要打架。

    “嗯……”他反应弧特长地嗯哼一声算作应答。木子洋一张嘴还想说点什么,想着做哥哥的在这时候总该要说点啥,结果牵动了嘴角的淤青,后知后觉地发现有点疼。算了,那不说了吧,反正本来也是不大合格的哥哥,没啥资格教育人家。

    木子洋伸手给卜凡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卜凡一下子站起来,全身本来麻木的伤口一下子又烧灼地疼,大个子一咧嘴眼角又泛出泪花来。

    卜凡无济于事地拍一拍屁股上脏得看不出本色来的布料,迈腿离开小巷子。“走吧哥哥,咱去后门取自行车去。”走没两步又一回头说,“哥,你载我啊。”

    木子洋心想着可不得我载吗,瞧你那样儿吧,嘴上说出来的是 “我还蛮久没载你的了。”

    卜凡的脖子一僵,头转回去的的动作慢了零点几秒。夕阳下的木子洋, 长长的快盖住眼睛的刘海被照得透过光。他的眼睛看不大清楚,眼神好像落在卜凡的身上,又好像没有。这零点几秒里看到的光影好像烙在卜凡的视网膜上,即使他过后快速地回过头还是眼前一阵阵的蓝的绿的虚影,里面生出个似笑非笑的木子洋。

    卜凡看着地,自己的鞋还有影子,“恩,是蛮久了,你上了大学之后就没载过我了……”他挠挠脸,“别老整有的没的,瞎煽情。”

    木子洋迈两步走上来,和卜凡走并排。他声音里带着笑意,说:“那你别瞎感动呀,别一会哭了。”

    “不是,谁哭了呀。”

    

    两个人从小巷子里走到了学校后门停自行车的地方。木子洋看着没多大变化的停车棚和卜凡没多大变化的自行车,有种回到过去的恍惚。好像回到刚学会自行车,摇摇晃晃地去游泳池载小凡弟弟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分享同一根玉米肠的夏天。

    得了吧……木子洋瞥一眼正在开车锁的已经高出他几厘米的卜凡,已经不是那个一米六五瞎扑腾的小凡弟弟了,是个一米九二瞎扑腾的小凡弟弟。

    小凡弟弟:“哥哥你别这样盯着我看啊,瘆得慌。”


    还真的有点晃啊……

    卜凡一九几的身高愣是缩在了自行车前架上。木子洋努力地伸长脖子,把下巴靠在卜凡的头上,卜凡有长长一点的寸头还是很扎人。

    “说吧。”木子洋的声音从卜凡的上方传来,是卜凡升上高中之后很少体验到的感觉。“你是不是早打算着就把这车坐垮换辆新的了?”下巴随着吐字一下一下的顶在卜凡头顶。

    “那不能,你这车还好着呢,我现在这样坐着也没事啊。”卜凡边讲话一边像平时一样动了动,动完之后才反应过来在自行车上,自行车被他这么一摇又重心不稳地一晃。

    “诶诶诶坐好了!”木子洋一慌声音突然就放大了。“要不你侧一下身子呗,肩膀老硌着我。”

    “这样?”卜凡艰难地转动上半身,转了一些背部给木子洋。

    车子突然颠簸了一下,卜凡因为伤口吃痛地咧着嘴,表情都扭曲了。

    “好了,就这样。”

    通过下巴和天灵盖连接着的地方,胸口和背部共振,木子洋低沉好听的声音形成环绕音效。卜凡扭曲的脸凝固了。


    嘭嘭 嘭嘭 嘭嘭


    卜凡突然抬起头。他突然很想看到木子洋,想看到他的丹凤眼,吐露出诗句的好看嘴唇,阳光下扬起的颈脖和喉结。心脏疯狂跳动泵出的血液冲上了大脑。

    “嘭!” 尘土飞扬。

    “我靠!神经病啊!”

    木子洋摸摸自己被卜凡一脑门撞痛的下巴。旁边地上的大个子瓮声瓮气地笑起来,木子洋也跟着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骂卜凡小兔崽子瞎捣乱。

    正骂着呢,木子洋感觉脸上被一啄。他看过去,亲人的大东西笑得像个狗子,在阳光底下笑得眼睛都找不见了。脏兮兮的脸和脏兮兮的有点长的寸头,颜色较深的嘴唇笑成得意忘形的弧线。

    脸上的肌肉好像抽筋一样不听使唤了,拉着嘴角上扬。

    “神经病。”
    

    嘭嘭 嘭嘭 嘭嘭


-----------------------------------------------

傻瓜爱情,傻瓜心动,爱情让人变傻瓜——xxj凡子倾情演绎。

我写到后面的时候脑子里一直是那个“嘴角疯狂乱tm上扬”的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最初脸红现在双眼通红
再幼稚还是觉得恋爱如梦

(洋灵这是什么样的青春爱情哇!我磕爆!又青涩又腻人的

陈振邦×方俊生

摸鱼摸鱼,这大概是“宝贝儿我来帮你化妆吧”😂不知道为啥,这个周森看着特邪魅……(我有画同款的痣!快夸我!那真是一口大糖啊)
我本来脑的是有个镜子的,就是有镜面里的正面还有背影来着,结果发现我的水平不允许我……
(*꒦ິ⌓꒦ີ)

今天方俊生放出来了吗?
--没有(இдஇ; )

我终于产出了!趁着还鸡血!😂
这个丁修真是画得我气绝啊……照着照片画反而没有球球像😂幸好苗刀和手细节挡着了……
话说本来脑的是高酋气势汹汹的突然被丁修抓了一把屁股,但画的时候发现手伸不到那么长😂那就搂腰吧,搂腰也是好吃哒(  •́ω•̀  )b

【希澍】突然纯情

(o゜▽゜)o为嗑邪教,我决定自割腿肉 。


    “白公子,”陈泽希手心紧贴白澍的后背,把他推向自己,“你就不想给你的爸爸我一个爱的亲亲吗?”

    白澍见怪不怪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毕竟陈泽希这种张口就来的调戏,早就习惯了,还有,调情的时候为啥还要执着爸爸的称呼。

    虽然仗着身高俯视施压并且全身散发出一种“要不要来一炮呀朋友”的陈泽希和他放在自己后背散发着热量的手的确很难忽视,但是

    “不给。”

    白公子手臂搭上面前猴儿的肩,看着眼前人为了撒娇预备的湿漉漉的特意睁大的眼睛。上翘的眼角很是撩人,眼眸的琥珀色像酒,波光流转,一对上就无法拒绝。白澍心里自嘲自己是如何从这么小的眼睛里看出朵花儿来的。

    “没有亲亲。”

    陈泽希听了想着今天老白怎么这么傲娇呢干脆我主动索吻好了,但白澍先靠近他,拿鼻子蹭了蹭他的脸颊。

    痒痒的,有点冰凉,是细腻皮肤的触感。

    泽希弯了眼,白澍这像小动物一样的示好真是可爱。估计是戏瘾上头,白澍离了远点,敛着眼,鸦翅一样的睫扑闪着,突然就抬眼看了泽希,小鹿一样的眼睛。

    陈泽希的心脏就这么承受了一次重击。

    他张开口刚要说话,白澍再次凑上来,伸舌头舔了一下他的唇。

    温热的潮湿的舌头就这么快速的舔了一下,不知道是秋天的风还是谁的呼吸,吹过去有一丝凉意。陈泽希跟被吸走了魂魄一样,大脑空白,盯着白澍脸上的一颗小痣出神。脑子里回放着方才的触感和温度,还有伸出舌头时搅动口腔的声音不知不觉就红了耳朵。

    小痣的主人桀然一笑,好像这事儿不是他干的一样,不忘调笑:“你心跳好快啊。”


    

    也幸亏是跟自己在同一频率,要不露馅的就是自己了。

草稿流结构次屎,but
赞美毛衣!赞美太太!赞美仓鼠球!
看了太太的段子我根本就控记不住我记几啊啊啊啊啊啊啊(ฅฅ*)♡摸了个刘邦
一直吃太太的邦信粮一本满足阿!谢谢太太投喂! 表白太太!!@秦弈

除了吸包什么都不会做了
仿佛是个废人( ´•̥̥̥ω•̥̥̥` )
这张金发包简直
NO MORE ME!!!

今天漫展看到一只小虫
敲!可!爱!
在下全程痴汉笑盯着小虫 (≧▽≦) 也是没救了